分类 拉菲2 下的文章

  沈阳11月20日电 (韩宏)40年来,辽宁粮食等主要农产品实现由短缺到自给有余的历史性跨越,农、林、牧、渔业生产能力稳步提升,粮食产能迈上400亿斤台阶,肉、蛋、奶、水产品等主要农产品产量稳定增长,位于全国前列。记者20日从辽宁省政府新闻办召开的“改革开放40年辉煌成就”主题系列新闻发布会上获悉。

  辽宁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党组书记、主任吕宏表示,2017年,全省粮食总产量达到2330.7万吨,是1978年的2.1倍。农业生产由以种植业为主向农、林、牧、渔业全面发展转变,由农业自身发展向一二三产融合发展转变,休闲农业、认养农业、观光农业等新产业新业态不断涌现。

  据介绍,辽宁稳步推进农业现代化,农业发展方式由传统向现代转变。2017年,全省农业机械总动力2224.5万千瓦,是1978年的4.3倍;机耕面积383.9万公顷,是1978年的1.9倍,农作物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到78.5%。杂交水稻和超级常规稻育种研究居世界领先水平,良种在农业增产中的贡献率超过43%。

  在农村土地“三权”分置和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方面,吕宏表示,辽宁农村基本经营制度巩固完善,农村集体土地承包经营权登记颁证任务进展顺利,全省5170万亩耕地确权到户,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不断发展壮大,组建农民合作社6.5万个。县乡财政体制不断完善,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持续增长,农民生活水平迈上新台阶。

  为实现乡村振兴的宏伟蓝图,辽宁省农业农村厅党组成员、省委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专职副主任杨德生表示,将加快农业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做大做强农产品加工业、加快发展新产业新业态、强化农业科技支撑与成果转化、推进县乡村经济发展、加快发展“飞地经济”。

  吕宏说,辽宁是共和国的“长子”,是新中国工业的摇篮,在各个历史时期都曾做出过贡献,创造过辉煌。站在新的起点上,辽宁将继续在改革开放的道路上阔步前行。(完)

  北京11月16日电 天籁童谣应该是什么样?在即将开播的央视综艺《我要上春晚》中,一群来自贵州侗寨的孩子们用清澈的歌声唱响自己的家乡。节目现场,孩子们还带来了亲手制作的侗布扎染围巾献给嘉宾,教评委们演奏家乡乐器芦笙笛。

《我要上春晚》 来源:节目组供图《我要上春晚》 来源:节目组供图

  侗族孩童天籁童谣唱响家乡之美

  《我要上春晚》是中央电视台综艺频道2010年开办的互动类综艺栏目,为各类演艺明星及普通百姓提供展示自我的舞台。

  在首期节目中,登台的贵州侗寨小歌队是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这群可爱纯真的少数民族小朋友身穿民族传统服饰,用质朴的声音唱贵州童谣《羊儿跪乳念母恩》,唱自己家乡的富足美好,也唱出思念父母、盼望团聚的情感。

  贵州侗族的孩子们,似乎天生就有音乐天赋。每个周末晚上,村子里的孩子们都会聚集到“歌师”家中唱歌,奏着牛腿琴、琵琶,用最简单、质朴的声音唱着侗歌,这些歌曲没有谱子,却能在大山中口口相传。

  芦笙笛现场教学“玩坏”评委

  在《我要上春晚》首期节目中,侗族孩子们将自己手工制作的侗布扎染围巾戴在了助梦嘉宾胡可、月亮姐姐和宋宁脖子上,这个围巾是他们到大山里亲手采集的板蓝根、亲手扎染而成。

  他们还将自己家乡的乐器——芦笙笛带了过来,这是侗族特有的原生态民族乐器,据说芦笙笛深藏当地的民族瑰宝,很少被外界知晓。

  节目中,侗族孩童认真示范了芦笙笛的演奏方法,评委蔡国庆、玲花虽都是专业音乐人,但为了吹响芦笙笛使出了浑身解数,“创造”出无数声嘶力竭的表情包。

  据悉,《我要上春晚》将于11月17日19:30在央视综艺频道首播。

  坚持发展导向,让大家都过上好日子(评论员观察)  ——同在世界经济这条大船上②

  世界经济是一个越做越大的蛋糕,增加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不仅发展中国家能获益,发达国家也一样能受益于更完备的产业链、更丰富的出口市场

  “坚持发展导向,增进人民福祉。”“我们应该致力于加强发展合作,帮助发展中国家摆脱贫困,让所有国家的人民都过上好日子。”“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享有平等的发展权利,任何人都无权也不能阻挡发展中国家人民对美好生活的追求。”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举行的亚太经合组织工商领导人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再一次突出强调了“发展”这个国际社会的共同关切。

  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总钥匙。这个世界确实问题很多,但如果能够实现发展,一切问题都能找到回旋余地和解决空间。一位在现场聆听习近平主席演讲的巴新企业家非常激动,“巴新全国还有约90%的家庭没有通电,但我们的太阳能资源很丰富,希望今后能有更多可再生能源领域的中国产品进入巴新,改善那些家庭的生活”。当世界经济已通汇成海,很多国家却还发展不起来,并非是不具备条件,往往是因为全球经济发展不平衡而导致了资源闲置、动力不足。真正把人民福祉放在首位,这才是最大的公平,也是国际社会的道义责任。

  打开一些发展中国家的交通地图会发现,其铁路往往或是从一个内陆山区通往一个沿海港口,或是从一个内陆山区通往另一个交通枢纽,两条线路并不联通。如果能够把港口和枢纽连接起来,必然能刺激整个国家的经济活力。然而,当年帮着他们修铁路的人,只是为了把山里的矿运回他们的国家,并没有考虑当地的发展需求。在这样的布局下,当地往往很难从铁路交通中获益,只能困守产业链最低端。没有互利的思维、双赢的方式,如何实现共同的发展、保障人民的福祉?

  所以中国领导人才会呼吁:我们应该加强发展在国际经济政策协调中的地位,在讨论制定贸易和投资、知识产权保护、数字经济等各领域政策和规则时应该有明确的发展视角,为各国营造共同的发展机遇和空间,为世界经济增长提供强劲动力和稳定环境。何为发展视角?那就是在讨论APEC、WTO等国际组织的改革方向时,应对发展中成员的各项关注与诉求给予充分考虑;就是实事求是地以经济体的发展水平来区分权利和责任,坚持“特殊与差别待遇”的原则;就是为推动普惠发展而改善规则,而不是仗着胳膊粗总是自己优先,合则用、不合则弃。

  历史无数次证明,面包比大炮更容易带来和平。古丝绸之路沿线地区曾经是“流淌着牛奶与蜂蜜的地方”,如今很多地方却成了冲突动荡和危机挑战的代名词。《阿富汗展望日报》的社论就认为:要解决阿富汗的问题,必须以繁荣的国家为榜样,中国就是其中之一。阿富汗政府如今正在积极探索“中巴经济走廊”向阿富汗延伸的可行性,就是希望能以光缆、交通、能源“三通”促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和民心相通,扮演好“五方通衢”的全新角色,将地缘优势转化为实际经济利益。

  放眼世界,地缘政治热点此起彼伏,恐怖主义、武装冲突、难民危机的阴霾挥之不去,真正的根源在于贫穷与落后仍然在这个世界广泛存在。从这个意义上讲,发展视角需要看到更多、看得更远。家家要吃饭,人人要发展。满足温饱之后,动荡的风险必然降低,发展起来之后,才有能力创造更多价值。世界经济是一个越做越大的蛋糕,增加对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支持,不仅发展中国家能获益,发达国家也一样能受益于更完备的产业链、更丰富的出口市场。同在世界经济这条大船上,既然因水结缘,就应该同舟共济,大船本身乘风破浪,船上的人就都有希望共同驶向更加美好的彼岸。

  中国人有句话叫“要致富先修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对此特别认同。他表示联合国非常愿意同中国加强合作,“共同建设好这条道路,让我们的行动造福所有人”。国际经济政策协调的最重要意义,就在于顺应地区谋求发展的强烈愿望。面对最广泛的期待,是“修墙”还是“修路”?相信人们会做出明智的选择。

曹鹏程

  中新社联合国11月20日电 联合国安理会和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20日分别发表声明,对当天早些时候发生在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自杀式爆炸袭击予以强烈谴责,并向死伤者及其家人、阿富汗政府表示哀悼和慰问。

  据媒体报道,当地时间20日,阿富汗首都喀布尔一处礼堂发生自杀式爆炸袭击。当时礼堂内正在举行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诞辰纪念活动,有数百人参加。目前袭击已造成至少55人死亡,60人受伤。

  安理会在声明中对这起“极其罪恶并且懦弱”的恐怖袭击事件发出最严厉的谴责,安理会重申,一切形式和表现的恐怖主义均是对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最严重威胁之一。安理会强调,必须对这起恐怖袭击事件的实施者、组织者、资助者和支持者追究法律责任。安理会敦促所有国家履行国际法和安理会有关决议所规定的义务,与阿富汗政府和相关各方积极合作,协助将这起袭击的有关责任人绳之以法。

  安理会在声明中着重指出,无论动机如何,无论何时何地,无论由谁发动,任何恐怖主义行为都是犯罪行为,不能以任何理由为其辩解。所有国家都需要根据《联合国宪章》和有关国际法的规定,运用一切手段同威胁国际和平与安全的恐怖主义行为进行斗争。

  古特雷斯当天也通过发言人发表声明,强烈谴责这一恐怖袭击事件。他表示,这起袭击事件将平民作为目标,严重违反国际人道主义法,有关方面应尽全力将肇事者绳之以法。

  阿富汗近期恐怖袭击频发。本月12日,喀布尔发生一起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制造的恐袭,造成10人死亡;19日,阿富汗政府抓获4名计划在喀布尔发动袭击的“伊斯兰国”成员。有分析认为,20日的袭击同样出自“伊斯兰国”之手。(完)

  客户端北京11月20日电(记者 上官云 任思雨)据美国《侨报》援引洛杉矶华文作家协会消息,著名武侠小说大家萧逸先生(Shiao Ching Jen)于洛杉矶当地时间2018年11月19日,因肺癌晚期,医治无效辞世,享年83岁。

  对萧逸,有这样一种说法,因他是山东菏泽人,金庸是浙江海宁人,两人被称为“南金北萧”。如今,随着萧逸的离世,“南金北萧”都不在了。

萧逸。 来源:广州日报 萧逸。 来源:广州日报 吴波摄

  “无心插柳”入行 《七禽掌》风靡一时

  萧逸1935年出生于北京,祖籍山东菏泽。他在少年时期就表现出了对文学的爱好,早在初中二年级就发表过短篇小说《黄牛》,并向台湾较有影响的《野风》,《半月文艺》等杂志投稿。

  23岁时,暂时休学在家的萧逸开始创作武侠小说。他曾在访谈中自述,从小就喜欢看武侠小说,初中几乎把金庸等作家的书都看遍了。

  “再就是我自己的性情也适合写武侠小说,比较激昂慷慨,常常好打抱不平,还有很多因素”。

  有个朋友就对他说,既然这么喜欢武侠小说,为什么不写一篇呢?

  这个问话某种程度上促成了《铁雁霜翎》的出版。那也是萧逸的处女作。没想到一炮走红,还被改拍成了电影,分上下两集,接下来的小说《七禽掌》更在台湾风靡一时。

《七禽掌》《七禽掌》

  从未改行的职业作家

  写了几十年武侠小说,萧逸是个十足的职业作家,从未改行。

  1976年,他举家移居美国,凭借一支笔,靠写作来养家糊口。那时,一些知名的武侠小说作家们纷纷封笔,萧逸反倒在此时迎来了创作高峰。

  在上世纪70年代前后,萧逸发表的《昆仑七子》《塞外伏魔》等作品,开始尝试从历史大背景中描绘武侠世界,探索新的创作方法与道路,但仔细读来,还是多少带有前辈作家《蜀山剑侠传》等作品的风貌。

剑仙列传(全四册):《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火雷破山海》《剑仙列传》(全四册):《长啸》《塞外伏魔》《昆仑七子》《火雷破山海》

  40岁时的萧逸,逐渐理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写作方式。在书中,他注重气氛的营造和人性的冲突,在“武”这个方面尤以运用了现代光学等原理的阵法描写形成特色。

  他跟古龙是很好的朋友,开始创作的时间也差不太多,虽然会互相赠送新出版的书,但萧逸说,自己都没看过。可能正因为如此,虽然当时台湾武侠界流行模仿古龙,萧逸却能保持自己的小说风格。

  “我渐渐有种觉悟,想将写作路线趋向有关人性的描写,阐释人性中种种的问题。我觉得人性本身就是突破,只要作者能够观察深刻、阐释精细、照顾到别人忽略的层面,那你便随时都在突破。”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如此说过。

  《甘十九妹》爆红

  在萧逸的诸多作品中,人们最熟悉的,可能还是《甘十九妹》。

  故事情节并不复杂,曾叱咤江湖的岳阳门,一夜之间被神秘女子甘十九妹血洗。其门徒尹剑平杀出重围,在查明真相等过程中,与尉迟兰心、甘十九妹也有一段颇为矛盾的感情纠葛。最终,故事以悲剧结尾。

  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其改编而来的同名电视剧播出,瞬间引爆荧屏,“李元芳”张子健饰演尹剑平。该剧成为70后、80后等几代人的回忆。

  推及原著,观众们也发现了不同于金庸、古龙等作家的另一种创作路子。

电视剧《甘十九妹》电视剧《甘十九妹》

  但对这部书,萧逸当初是留下一些遗憾的。和大家的感觉相同,总觉得最后结束得似乎有些突然。他曾解释过,自己是职业作家,写《甘十九妹》的时候,同时在全球17家报纸上连载。

  萧逸说,正好报社的老板换了,总编辑换了,希望把前面的做一个结束,所以自己被迫停了《香港时报》的稿子。

  据说,这曾招致很多人的抗议,但他也十分无奈,“本来我里面还想发展一下尉迟兰心,非常喜欢她这个名字,当中希望她跟男主角尹剑平还有一些感情发展”。

  但后来,小说已经太过轰动,发行量很大。萧逸觉得,再把这些加进去,可能不太合适,所以,以电影、电视的方式来弥补这个小小的遗憾“还可行”。

  “侠”不是打架,是伟大的同情

  据媒体报道,1986年,萧逸作品第一次在大陆出版发行,后几经再版。

  几十年来,萧逸共发表中、长篇武侠小说55部,如《铁雁霜翎》《白如云》《凤栖悟桐》《昆仑七子》《长剑相思》《甘十九妹》《无忧公主》《马鸣风萧萧》、《饮马流花河》等。

《饮马流花河》《饮马流花河》

  写了一辈子武侠小说,他所理解的“侠义精神”是什么?萧逸说,“武”是尚武的精神,“侠”是伟大的同情。人要有同情心,要有悲天悯人的情怀,要有打抱不平、慷慨激昂的意识。

  他说,武侠小说之所以一直受到欢迎,正是它一以贯之的侠义精神。“侠的落足点不是武功,而是气势,是同情、是除暴安良,用正义去感染别人,用气势去影响别人,而不是刀剑伤人。” 他在多次采访中都强调,武侠小说除了它的好看和艺术性之外,一定不能把侠义二字丢掉。

  对萧逸的创作,有人说,他跟古龙、金庸齐名,也许在博大精深这个方面,萧逸的作品还要稍逊一筹,但其作品典雅婉约,亦自成一派。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台湾,按萧逸的说法,以稿酬做标准来判断的话,有5位武侠小说作家可称“一流”,即卧龙生、司马翎、诸葛青云、古龙和自己。

  他说,“两万字左右的一本书,稿费一般是800元,能拿到2000元新台币以上,就算是最高酬劳,只有我们5个人。”

  如今,这些为读者创造出武侠世界的人,都离开了。

  江湖路远,大侠珍重。(完)